【人物專訪】蔡亘晏:那場戲,總是讓我淚流滿面

採訪撰文/陳心怡
本文同步刊登於 ReadMoo閱讀最前線

約訪這天,「爆花」蔡亘晏剛下節目錄影,氣氛還保留著娛樂感,距離上一回《小兒子》的演出也過了一段時間,本來擔心這時要聊情感深沉的《小兒子》,蔡亘晏此刻的狀態進得去嗎?看來是我多慮了。

她不過就換張面具、換個角色,頃刻之間就換了個人,情緒切換乾淨利落、不拖泥帶水,與她的外型很像,是一種明亮爽朗的質感。

場景:舞台上,羅以俊手裡拿了個東西交給兒子的女友張采柔,語重心長地叮嚀她:「夫妻難免意見不合,罵不走,那才是真感情。如果有一天,真的委屈了,累了,就搬回來,爸爸養妳。」原來,失智的羅以俊誤把張采柔當成是自己的女兒,儘管如此,張采柔仍泣不成聲……

《小兒子》首演至今滿一年、逾二十場,每次戲走到這一段時,飾演張采柔的蔡亘晏仍會被深深地牽動,情緒堆疊到最高點,淚流滿面。

「聽到這一段話,都會非常震撼,采柔從小沒父愛,但從男友的爸爸那收到真實感情的采柔,得到這力量,才有辦法走進男友家庭。」蔡亘晏說,這場戲會讓她想起自己出嫁那天,隔著頭紗與父母拜別,看到爸媽臉上不捨的表情時,「好像真的要把手中的寶貝送別人。」

由身為人妻的蔡亘晏來詮釋將過門、未過門的張采柔,再適合不過。雖然她笑稱自己是「逆媳」,在比原生家庭還保守的夫家裡,她已經很能做自己,而張采柔比她保守、更希望扮演稱職的媳婦,所以壓力更大,「為什麼她願意照顧非親生的失智爸爸?因為她真的很愛男友,這是關鍵。」

為了這份愛情,張采柔試著將這份愛擴大延伸到羅以俊身上。有一回,羅以俊失禁,弄髒了的褲子讓張采柔很窘,「不處理?要處理?該怎麼處理?」這場戲,讓蔡亘晏想起外婆。

從小由外公外婆帶大的蔡亘晏,與老人家感情相當親密。患有糖尿病與高血壓的外婆後來已無法行走,只能坐輪椅,有一回外婆與外公吵架,深感委屈的外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告訴蔡亘晏:「牙牙(蔡亘晏的小名),別人都欺負我,都不幫我!」面對長輩排山倒海而來的怨懟,年輕的蔡亘根本無力招架,她只能無助地安撫外婆;後來外婆失禁,她也尷尬地不知如何是好。

「外婆覺得丟臉而哭鬧,就好像柱哥演到這一段時的狀態,長輩很沒面子,而采柔該怎辦?」

嚴格說來,《小兒子》是以父子情感為主的戲,戲份自然落在飾演父親的李天柱與飾演兒子的吳定謙、藍鈞天身上;配角張采柔雖然台詞不多,卻是烘托出主線相當重要的旁支。蔡亘晏很清楚這一點,她最喜歡也擅長的演出方式就是「無聲勝有聲」。

蔡亘晏說,以張采柔的立場來看,她還沒過門、卻要像媳婦一樣照顧羅以俊,「在這個家,我有沒有發聲的立場?我像是大家的鏡子,即使沒有台詞,當我覺得尷尬,我只需要一點肢體動作,就可以讓觀眾知道我在想什麼,觀眾會知道我存在,但也像不存在。」對她來說,整台戲是要大家一起好,沒有台詞,也有另一份重任,就是要把戲做給對手,讓對方真實反映在演出上,「這是一種必要的互相幫忙」。

也因為要互相、要彼此做球丟接,那麼與吳定謙、藍鈞天、李天柱三人對戲時的火花,有什麼不同?

「Gaby(藍鈞天)像小太陽、溫水,暖暖的,定謙像是正在融化的冰塊;面對Gaby時,他會顯得特別年輕,這時的采柔就會有母性力量想去呵護他;定謙嘛,比較邏輯跟冷硬,有一點上對下那種命令感,這時的采柔就會比較逆來順受,小女人一點,雖然台詞都一樣。」

蔡亘晏以一場兩人的親密調情場景為例解釋,羅仲寧把張采柔抱起,「好像火車便當,就想把我帶進房」,吳定謙以一種「走吧!我們要去幹一番大事業」的姿態,藍鈞天則是嘻嘻哈哈,笑鬧感覺多些,「所以我的抵抗程度也會不一樣,每一次的演出,都會收到新的東西。」

至於和李天柱對戲,「這是最幸福的事!」蔡亘晏說,李天柱經驗太豐富,會很自把情感丟出來,她不用花很多力氣暖身思考,只要輕鬆上場接球,「柱哥會很自然讓你活在那個角色裡,因此他把我誤認是女兒的那一場,我必哭,眼淚完全停不下來。」

跟戲裡的張采柔缺乏父愛不同的是,蔡亘晏有個極暖心的父親伴著她成長。做過直銷、保險、業務、也開過百貨行、賣便當的父親,在蔡亘晏心中,爸爸無所不能,連辮子都能綁。

是這樣的。小學一年級,蔡亘晏參加扯鈴隊,規定要綁辮子,當時母親在外工作,父親在家掌理家務,因此「編辮子」的重任落在爸爸身上。「我爸弄很久,他自己想辦法,後來慘不忍睹!他根本不會,可是很努力。」

蔡亘晏很少跟父親口角衝突,嫁作人妻、成為人母之後,她才更體會到父母親的愛,包括兩老都自己張羅好保險與生前契約。第一次聽到爸媽買了生前契約,不害怕嗎?「不會,我覺得超酷!他們很疼我,不願意把累贅加在我身上,我從他們學到這觀念,也會跟我老公溝通,我們就會身體力行把身體照顧好,不要拖累女兒。」

除了這層正向的了悟之外,蔡亘晏當然也有些衝突畫面會有種現世報的棒喝感。例如,以前常跟母親拌嘴,「我就說不吃早餐了,幹嘛弄?那個我又不喜歡吃,妳還加?就跟妳說不要了,妳還弄……我對母親說過的話跟反應,現在發現,我好像也對女兒做了重複的事。」

也因為如此,蔡亘晏認為親子課關係不分世代、國籍、人種,《小兒子》雖然談的是失智與父子,但是,這是人類共同課題,「尤其華人家庭有種獨特氛圍,我們會逃避一些事,甚至忽略、遺忘,這齣戲會讓你想起很多你原本遺忘的東西,重新撿起來,不一定要此刻正視,而是放在心裡慢慢發芽,於是你會回家再去抱抱你最珍貴的家人、朋友與另外一半。」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