靜止浪潮之下的情慾湧動 專訪《他們等待的那位果陀》 舞台設計曾蘇銘

文/故事工廠 呢呢

三金資深舞台設計,首度設計小劇場舞台
「這是我第一次設計小劇場舞台。」以往都替大型空間進行設計的曾蘇銘老師,是台灣空間設計的指標性人物。

本身就喜愛看小劇場作品的曾蘇銘分享,大、小劇場在舞台設計上的差異就是—大劇場要的是氣勢, 需要靠舞台設計和場景營造氛圍,讓最後一排的觀眾都能夠感受到表演的力道。但在小劇場,觀眾可近距離看到演員的表情、呼吸,甚至是肌肉的牽動「好的戲在小劇場反而更有能量。」這是小劇場很有意思的地方。

「我覺得導演功課做得很好,對這齣戲的空間都滿有想法、滿具體的。」老師緩緩地說著,其實首度開設計會議,對整齣戲的定調很明確了。 內容講的是一群「邊緣人」。即便臺灣現下通過同婚法案,同志在保守社會下依舊算是邊緣族群。 就寫實面,場景設定在城市邊緣(高架橋下廢棄公園),可遙望對岸的城市燈火,突顯繁華的市中心與破舊廢棄的場域對比。當中隨處可見的塗鴉,也呈現一種壓抑與反叛的邊緣感。 就是這樣一個地方,成了社會邊緣人表現情感與等待的聚集地。

城市邊緣的慾望暗流 X 科技時代的冷酷異境
聚焦科技冷酷與慾望流轉,某些轉場可見 LED 燈管熒熒發光,呈現科技時代的心理空間。現實與心理空間交錯閃現,使戲劇更有層次。

因應場地,曾蘇銘老師將水源劇場原有的物件轉化為各種場景與意象。劇場內的椅背能夠自如收闔,其具備的延伸性,使同一個空間有了兩種意象表現。第一種,是廢棄公園的台階; 另一種,是墳墓,其界於生與死之間的象徵隱喻,也體現了劇中不斷提及的邊陲議題。

設計借力使力,讓原本就會鋪設的舞台地板活起來,後頭加上支架,設計成一片「靜止的潮浪」。 導演希望營造城市邊緣的慾望暗流,這個暗流擴大即成為一種潮浪,好比同性之間與眾不同的情感,因社會上的道德觀感,必須強行靜止,然其內心滾動,這份壓抑的情感最終所迸發的力量,有時會更為強大。而靜止,更符合這齣 戲的精神:期待與等待。「某個動作靜止了之後,你就會去期待它下一個動作和方向是什麼。」曾蘇銘說道。就好像戲中主角等待著果陀,卻什麼也沒等到,但它所代表的即是那一份「期待」。

廢棄公園有很多元素和符號,翹翹板最具代表性。它是個在平衡與不平衡的狀態裡,去攫取平衡的遊戲,同時具象了情感既流動又靜止的狀態。透過高高低低的特性,讓演員在巨大的靜止浪潮下隱隱流動,去和空間進行對話。

佈景的延伸性與對話性,空間中充滿隱喻

《他們等的那位果陀》舞台設計-曾蘇銘老師。

曾蘇銘老師的設計不喜花俏,「我的東西主要是黑色、灰色。」他說,空間應該是服務演員。

舞台和一般室內設計不同的是,舞台加了一層戲劇的隱喻,所以必須對戲劇有相當程度的了 解。觀眾來看小劇場主要是看演員和劇情本身, 空間規劃必須支持主題,讓導演和演員在敘事上能夠有一個活的空間去表達,使演出在觀眾的視野中有更強的戲劇張力。

寫實與內在,流動與靜止,繁華與破敗,生與死,每個細節都有其意義。舞台設計使佈景呼 吸,也鮮活了演出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