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夢想只剩活得像個人-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

文/張小西 圖/故事工廠 編輯/張熙穎

精神病是給誰的懲罰

精神病究竟是給世界的懲罰,還是給精神病人的懲罰?

這個世界將多數視為正常,將少數視為不正常,當少數能見度越低越沉默,這個世界就會出現因恐懼產生剷除非我族類的念頭。

當我們看到精神病人,或是視其為異常,我們就會忽略這些不同的生命擁有不同的受苦經歷,沒有意識到我們之所以能忽略的根本,僅是自己是幸運的人,所以能旁觀他人的痛苦。

想像我們遭遇了人生最悲慘的一天,那一天,卻是精神病人的每一天。

如果我們有機會聽到應思聰說出:「劉幸珠帶著應思聰就沒有幸福,應思聰是拖油瓶。」如果我們能聽見應思聰說:「小欣說永遠不離開我,為什麼愛我的人都走了。」

我們是否依然能對他人的痛苦無動於衷?

一個人是怎麼慢慢壞掉的?

當這個世界的某處有人被遺棄,我們會說:「他好可憐」接著繼續生活,因為遺棄與我們無關。然而見到失去雙親或是單親的孩子,我們接著又說:「他沒有爸爸媽媽才這麼沒教養」。

當這個世界的某處有人挨餓,我們會說:「快點吃飯」然後轉過去告訴其他人:「非洲的小孩很可憐」接著看到遊民,又說:「破壞房價,毀損市容」。

如果一個人被霸凌,我們選擇沉默;如果一個人被家暴,我們選擇沉默;如果一個人被性侵,我們選擇沉默;如果一個人無家可歸,我們選擇沉默。

我們可以基於什麼立場大聲說出:「有病的人都應該被關起來」,卻絲毫不曾質疑自己是錯的?

對精神病人來說,這個世界就是監獄,精神病就是懲罰,人們卻覺得,精神病人是對這個世界的懲罰,因為精神病人不是人,他們是潛在的犯人,只有分為犯了罪,以及即將犯罪這兩種。

也許我們才是給精神病人的懲罰,給這個世界受苦的人更多懲罰。

人生真的是由一連串的選擇組成的嗎?

如果你我曾經有過這樣的念頭,或是曾經說出:「其他人也遭遇了悲慘的事情,為什麼那些人可以成為好人,就是他不行」。

當我們遭遇困難卻全身而退,也許該感謝的不是自己,該感謝的或許是,命運使我們一直都是有選擇的人。

這個世界看似充滿希望,它總是告訴人們,只要你努力,就能過想要的生活,努力就能有收穫,努力就能改變命運。

人們在生命經歷裡,或多或少都有過憑著自己的能力,辦到或是完成某件事情的經驗,如果我們有幸在生命中曾有過人生榜樣,就算迷途但仍能折返。

有人的生命經驗中,幾乎全部的遭遇都與命運有關,他未曾有過選擇,總是走投無路,或是,他並不知道人生可以有選擇,而日子充滿惡待,存在的榜樣都是我們所謂的壞榜樣呢?

我們依然會說:「這是你選擇的」。我們會拿自己習以為常,但足夠幸運的事情,來責怪他人的無能為力。

你和我都曾有可能是宋喬安,理直氣壯地責怪那些犯錯的人:「我們不需要知道他犯錯的原因,反正到最後都是社會結構的錯」。

因為我們所看到的社會與他們不同,我們的社會是對的,他們的社會是錯的,生來就是錯的。所有理當活著或痛恨活著的人,其共通點就是堅信:「有些人注定生來就是錯的」。

我們懲罰犯錯的人,將不正常的人關起來,只要正常人和不正常人的社會沒有交集,社會結構就不會有錯,我們就無須負起身為社會一份子的責任,因為人們就不必花心思理解,受過多少苦的人才會堅信自己活著是錯的。

如果我們的願望只剩下活得像個人


人們的日常是什麼?

做有價值並喜歡的事情,有安全的地方可回,有真心喜愛自己的人,存在某些快樂時光,去自己想去的地方,有一份可以謀生的工作,可以傾聽自己的朋友,有一些打發時間的興趣。

如果我們的願望只剩下活得像個人,那什麼會是活得不像個人?

當我們說精神病人也應該有人權,它的意義是,精神病人不僅不是人,而是,精神病人的存在,基於他們也是生命,似乎該給他們一些人的權利。

這個世界荒謬的是,一旦一個人的精神失序,其他人就擁有了給予或剝奪他們身為人的權力,這就是精神病人不像個人的原因。

人們可能會出自善意,面對人權兩個字,支持所謂的就醫權,但那真的是善的嗎?也許是因為,我們認為他們有病,有病就要治療,但受苦的人,用藥物就能變好嗎?我們真的在意受苦的人好不好嗎?世界企圖用最小的成本,以藥物控制精神病人對世界的干擾和影響。

但精神病人想要的不僅是看病吃藥,而是活得像個人。

人活著想要的,是知道自己的存在有意義,精神病人想要擁有那些與正常人並沒有不同,但完全無法擁有的生活。

做有價值並喜歡的事情,有安全的地方可回,有真心喜愛自己的人,存在某些快樂時光,去自己想去的地方,有一份可以謀生的工作,可以傾聽自己的朋友,有一些打發時間的興趣。

就像你,就像我,就像我們的鄰居,我們的朋友,我們的家人。

如果我們願意看見受苦,如果我們願意理解受苦,也許,這個世界就不會變成精神病人的監獄,我們能讓監獄消失,精神病就不會懲罰任何人,包含精神病人和這個世界。

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全民公投劇場版
TixFun 全面啟售👉https://storyworks.tw/t00ivMuE

2020年演出22場,25,000人好評肯定
2021年盛大加演 全台巡迴
2次公投,4種結局
🌟嘉義11/06🌟高雄11/20-11/21🌟臺北12/10-12/12🌟桃園12/26
「沒有人能置身事外,或許我們與惡的距離比你想像的,更近。」
你的一票,或許能翻轉角色命運!!

#邀請您走進劇場和我們一起#我們與惡的距離#我們與惡的距離_全民公投劇場版#二度加演#全面啓售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