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在地球的女孩 評《Space Boy》星空男孩

撰文/明渺

  「我媽媽是一個好偉大的母親,她這一生都盡心盡力,照顧她最摯愛的小孩。而且她把這份愛化為大愛,分享給所有需要的家庭。她的愛好大,卻沒有我的份。」戴比一邊揮舞無力的拳頭,一邊哭訴著。在這之前,她已用盡方法想要換取母親的注意。她真正得到的,卻是母親的一句冷言冷語。

母親Lily(王琄 飾演)為照顧兒子鵬宇,付出所有心力,女兒戴比(李劭婕 飾演)感覺得不到媽媽的愛,內心悲痛。

  上天無法照顧每個人,所以創造了母親……?

  每逢母親節,世界紛紛歌頌母愛的偉大。家庭關係中,屬於付出的照護者並不多,甚至不少人被迫面臨單親或失親的情況下成長。上天固然無法照顧到每一個人,母親,終究也只是一個人,縱然疼愛自己的每個孩子,也不盡然能給予平等的照顧和關懷。

  母,是先天生理的身分;親,是後天培養的感情。母親的付出不全是自然或是必然,就算母親對養育孩子懷抱期望,也不一定得心應手。如果家庭中出現所謂特殊兒童,更是容易讓母親心力交瘁。

  若由父親共同承擔養育責任,辛苦還不會成為痛苦;若是遭遇到父親的缺席,母親獨自一人成為子女的傘,又如何保證誰不會淋雨?而誰,又能支持母親免於崩潰?

  看似堅強的戴比,就在父親缺席的家庭,淋了一場冷雨。她決定成為不撐傘的孩子,奮力往前跑,離開她的母親。

妹妹戴比(李劭婕 飾演)看著自閉症哥哥鵬宇(呂名堯 飾演),內心渴望能得到跟哥哥平等的愛。

  分離,是安全感的開始。

  戴比出生那年,哥哥鵬宇展現「星兒」的特質,本該獲得充足安全感的幼兒時期,母親的關注卻轉移到哥哥身上。

  發展心理學家瑪麗·愛因斯沃斯(Mary Ainsworth),延續約翰·鮑比(John Bowlby)的依附理論,進而觀察烏干達的母嬰互動與斷奶練習中,歸納出跨越語言、文化和地域的普遍特徵──出生後三個月內經常被擁抱的嬰兒,一歲時比較不黏人;嬰幼兒時期充分獲得擁抱與關注的孩子,長大後更能成熟獨立──這套安全依附理論推翻當時的育兒風氣,也奠定現代的育兒教育心理學。

  與家長的互動中獲得充分的信賴與安全感,是孩子願意向外探索甚至獨立行事的起源,這卻與戴比的情況截然不同。她渴望母愛,卻被迫獨立懂事,為了不拖累母親,戴比看似主動選擇就讀警校、外宿,內心卻極度委屈地感覺「我是被趕出去的」。

  她渴望愛,卻埋怨她最愛的人。當大家關注星空男孩的時候,誰發現那個留在地球的女孩,反覆回頭張望,只想確認她走得再遠,母親還會在那守候她的前進。

母親Lily(王琄 飾演)希望兒子鵬宇(呂名堯 飾演)能夠擁有照顧自己的能力。

  母親無法照顧每個小孩,所以賦予了任務。

  身為「星兒」鵬宇和戴比的母親,麗芸清楚自身艱困的處境。當她感受到時間有限,也意識到不能只是關注兒子的生活,還要照顧到女兒的未來。而她能來得及做到的,便是賦予鵬宇「最後一項任務」。

  最後一項任務,不僅僅是鵬宇的任務,也是戴比的任務。當戴比回頭的時候,她得承認自己始終不願承認的事實──母親愛她、鵬宇疼她,她並不是被趕出去的孩子,她只是渴望得到愛的孩子。

  當戴比看見鵬宇為她完成任務,她終於接受哥哥以他自身獨有的行為表達關愛,她才能從哥哥的行為中感受到母親的溫暖。承受與鵬宇格格不入的相處模式,開始嘗試與磨合,這是一種壓力,也是一種引力。唯有戴比不再逃避,才能看清她與哥哥之間的羈絆,決定他們在宇宙間的位置。而她已經決定好,站在地球這端,守望她的哥哥展開星空旅行,守望她的母親為她留下的愛。

妹妹戴比(李劭婕 飾演)願意打開心結與哥哥鵬宇(呂名堯 飾演)共同嘗試與磨合,珍惜著這份隨著重力相互牽引的羈絆。

《Space Boy》星空男孩將於2022年12月於臺北市親子劇場演出

臺北市政府親子劇場
臺北市信義區市府路1號

12/3(六) 14:30
12/4(日) 14:30

購票請上Tixfun售票系統: https://storyworks.tw/t07XMABf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